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防癌抗癌 > 正文

抗癌利器—基因靶向技术。

来源: 癌症治疗网        2016-11-10
  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王远东教授介绍说:“基因靶向技术的出现让我们手上多了一种对付癌症的利器。基因靶向治疗在临床的应用,让一些接受传统放、化疗无效的病人看到了希望,使不少癌症患者的生存期得到了延长。”更关键的是,由于靶向治疗对付的只是癌细胞,基本不伤害人体的正常组织,因此患者在治疗过程中的痛苦程度明显降低。   因此,在很多肿瘤专科医生眼中,靶向治疗是一种不仅让癌症患者活得更长,而且能让他们活得更有质量的方法。“基因靶向治疗技术获得诺贝尔奖,确实当之无愧。”陈金城和王远东不约而同地发出了一样的感叹。

  虽然马里奥·卡佩基等三位让基因靶向技术诞生的科学家,直到今年才拿到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但这项技术实际上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进入了中国的肿瘤临床治疗,并让很多癌症患者受益。   今年62岁的陈细妹(化名)是广东肇庆人,5年前,她在当地医院被诊断患了晚期肺癌。“当时医生看着我母亲的肺部CT扫描结果,摇着头告诉我们做好最坏打算,因为癌症已经到了晚期,手术、放、化疗都已经不能做了。”陈细妹的小儿子李先生对记者说。然而,陈细妹的几个儿女都特别孝顺,他们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母亲离去,于是一家人又带着母亲来到了广州求医。   在广州某三甲大医院的呼吸科,一位医生告诉他们,按照国内当时的治疗水平,陈细妹的病确实没什么好治的了,但当时美国和英国已经研制出了一种抗癌的新药,口服,效果很好,而且病人吃了也没什么痛苦,不会出现放、化疗后的剧烈副作用,建议他们想办法找渠道自己购买这种药。   “后来,我们通过一些在香港的亲戚找到了这种药,很贵,一天一粒,每粒要500多元。”李先生说,但为了救母亲,他们兄妹几个咬咬牙,买了。“但神奇的是,这种药的效果几乎真的就是立竿见影:之前整夜咳嗽得无法入睡的母亲,咳嗽明显减少,可以睡觉了,而且胃口也好了很多,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大为改善。”三个月后,李先生带着母亲回医院检查,“医生看着母亲的CT片,惊讶得差点说不出话,因为肿瘤不仅被控制住了,而且还缩小了!”   5年过去了,当初被判了“死刑”的陈细妹如今还活着。记者日前见到了在医院复诊的她,精神很好,说话中气十足,很难想象她曾经是一位晚期肺癌病人。   靶向治疗让肿瘤患者生存期延长   “其实,陈细妹服用的就是一种靶向抗癌药物。”广州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胸外科主任王远东教授介绍说,而这种药物的研发基础,恰恰就是获得了诺贝尔奖的基因靶向技术。   “基因靶向治疗技术是治疗疾病的一种新途径,是个大方向。”王远东说,“马里奥·卡佩基等三位科学家之所以获得本届诺贝尔奖,就在于他们的研究为基因靶向治疗技术奠定了基础,造福着世界各国的患者。尤其是肿瘤患者。”   据了解,基因靶向治疗在中国已经开始了五六年时间,这项技术将成为药物治疗癌症的一个主要方向。   如果说,陈细妹当年获取靶向药物的途径多少还有点“不合法”,那么现在在中国,基因靶向治疗的发展已经往前迈进了一大步。如今,很多癌症都可以通过靶向治疗:肺癌、肝癌、乳腺癌、淋巴癌、肠癌……有研究表明,在接受了靶向治疗的患者中,超过50%的生存期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延长,生活质量得到了提高。   而据了解,目前的靶向治疗药物不再局限于静脉注射,还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口服药物,病人无需再天天去医院,自己在家里服药就可以了。   除此以外,靶向治疗已经被美国和中国的癌症治疗指南列为二线用药。这对于无数癌症专科医生来说,等于手头上又多了一种有力的武器。“以前,面对一些化疗后复发的病人,我们确实很无奈。但现在有了靶向治疗,我们就可以‘变被动挨打为主动进攻了’。”一位肿瘤专科医生对记者说。   据统计,目前在肿瘤专科医院,大约有20%的病人在接受二三线治疗时采取了靶向治疗法。   基因靶向治疗到底是什么?   然而,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基因靶向治疗仍然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它到底是什么呢?   最近,卡佩基获奖的消息让他执教的美国犹他大学成了世人瞩目的焦点,在学生们的眼中,卡佩基教授不善言辞,手里总是握着一支铅笔。他常常用铅笔,把自己的想法用一些线条或杂乱的字母在纸上表示出来,并称其为“信手涂鸦”。   早在1977年,年仅40岁的卡佩基在他的犹他大学分子遗传实验室里,就把他对“基因靶向敲除技术”的设想用铅笔“涂鸦”到纸上。   卡佩基的想法最初看似天马行空,匪夷所思。他认为人体有数万个基因,重大疾病如癌症、高血压、糖尿病等的发生,就是由于某个基因发生了变化的结果。如果能准确找到发生了变化的基因,再有针对性地将这部分基因“敲除”,就可以使它失去某种生物学活性,不再致病,从而治愈各种顽症。简单地说,这就是一种找准了疾病靶点——某个基因,然后再将其清除的治病方法。   1987年,卡佩基开始在实验鼠身上应用他发明的基因靶向敲除技术。1989年,第一只“基因敲除小鼠”诞生。   现在,很多人都津津乐道于卡佩基从瑞典国王手中领取诺贝尔奖时的辉煌,只有和他一起奋斗过的同事最清楚,卡佩基为此用掉了多少铅笔。熟悉他的人都笑称,他是用手里的铅笔敲掉了小鼠的基因。   基因靶向治疗:找准了目标才发子弹。   “我们目前所采用的基因靶向治疗技术,就是在卡佩基这个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王远东解释说,以往,一提到癌症治疗,人们联想到的首先就是手术,然后就是放疗和化疗。“这三种传统的方法对付癌症无疑是有效的,但同时也意味着巨大的痛苦。”在王远东的临床治疗经验里,被这些治疗折腾得“生不如死”的例子多不胜数。“这些传统治疗方法中,手术是创伤性的,放化疗是毒性治疗,在杀死癌细胞的同时正常细胞也不能幸免。因此患者遭受很大的身体痛苦。”   “而基因靶向治疗恰恰与此相反,它是找准了目标(癌细胞)才放子弹的。”王远东把癌细胞的生长机制形象地比喻成一辆汽车,“汽车的发动需要很多的通道,癌细胞也一样,它的生长中有很多关键的‘节点’,例如一些酶、蛋白质、受体等,而靶向治疗的药物,就是找准了癌细胞生长中的这些节点来打击,以此来阻断癌细胞的生长。”正因为把目标找准了,所以靶向治疗不会伤及人体其他正常组织,患者也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痛苦的并发症。   事实上,记者在采访中接触的多位正在接受基因靶向治疗的患者,他们都活得和正常人没有明显的差别。今年76岁的周大爷被查出结肠癌。“医生给我用了一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靶向治疗药,我吃了两个月,肿瘤消失了,而且我能吃能睡,差点就忘记自己还是个病人了。”周大爷的乐观,确实很难让人将他和癌症扯上关系。   不一定要把肿瘤“赶尽杀绝”   最近,记者从哈尔滨第十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上了解到,医学界现在对晚期癌症的治疗思路已经改变。以非小细胞肺癌治疗为例,医学界如今并不主张把完全消灭癌细胞作为目标,对于那些接受标准化疗方案无效、身体无法耐受化疗或者治疗成功后复发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必须采用二线治疗方案。而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二线治疗着重于控制肿瘤,使之不再增大,也就是让患者带瘤生存;同时,治疗的目的不仅要延长患者的生存期,还要提高他们的生存质量。   在手术治疗上,不少医生也改变了以往非得对肿瘤“赶尽杀绝”的观念。“尤其是对一些年纪较大的晚期肿瘤患者。”王远东说,他几年前曾经收治过一位70岁的晚期癌症病人。“当时,他已经无法开刀做手术了,于是我对他采取了微创消融的方法,通过热疗的原理,只要小小的一个切口就能把肿瘤杀死。”手术后,病人出院了,在之后的10年里,这名病人的肿瘤一直有复发,但王远东一直没有给他动大手术,而是通过18次的消融微创治疗来帮助他对抗癌症。如今,这位老人已经80岁了。“从查出晚期肺癌到现在,他足足活了十年。而且由于他一直没有接受创伤性很大的治疗,所以这十年他不是在无休止的痛苦中度过的,而是活得很好,质量也很高。”   基因靶向治疗仍然有遗憾   当然,目前所应用的基因靶向治疗还并不十分完美。首先,对于广大普通老百姓来说,基因靶向药物价格比较昂贵,一些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药物,每月的费用需要1.6万~2万元,而治疗肝癌的药物每月费用更高达4万元,还有治疗乳腺癌的药物,一支针剂的价格就是2万多元……   其次,并非所有患者对这些药物都敏感,也就是说并非所有患者使用这些药物都有效。   第三,部分患者在使用了靶向治疗药物到一定阶段后,肿瘤还是会复发的。而且当肿瘤复发后,再使用同类药物可能会无效。还有,靶向治疗药物虽然副作用大大降低了,但个别患者还是会出现皮肤皮疹等问题。   据了解,针对这些问题,目前医学界正在做进一步的研究,例如如何通过与手术的配合来降低患者服药后肿瘤的复发率,如何与传统的化疗药物配合使用等等。此外,有消息人士透露,个别基因靶向治疗药物有可能将价格调低,而且有希望能被纳入医保药品目录。

    +进入在线咨询
    电话
    • 电话:
      传真:
    ©2016癌症治疗网版权所有癌症治疗网为你提供癌症治疗方式与癌治疗药品
    京ICP备13051133号-5